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传承

他13年前从白领到工匠 接过了这个非遗的“班”

2021年08月06日 09:17 来源: 广州日报

4010170517038779740.jpg

林炳豪在制作唢呐。

3689810527465026379.jpg

林铭超在制作唢呐内膛。

6195630321181373425.jpg

  林氏唢呐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艺明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

开料、开膛、车节位、钻音孔……38岁的林铭超,已经接过了作为“非遗传承人”的父亲林炳豪的班,成为一名广式唢呐的制作匠人,制作唢呐的每一个步骤,他都熟记于心,游刃有余。在13年前,他压根也没有想过,身为白领的自己,会从舒服的“空调房”里来到南海平洲闷热的车间;但13年之后,他彻底爱上了自己从事的这个“冷门”的行当。身为最年轻的家族接班人,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外人对唢呐的刻板印象,同时更好地传承这个非遗项目,将“林氏唢呐”的金字招牌发扬光大。

父母的“小心思”

2008年的一天周末,已经70多岁的林炳豪和妻子,又从南海桂城平洲来到广州找儿子林铭超。虽然年迈的父母嘴里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林铭超已经大概猜到了他们的“小心思”。

林炳豪是一名从业60多年的老匠人,而他的“行当”则相当“冷门”——广式唢呐制作。这么多年走过来,广东从事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时至今日他们的工厂是佛山乃至广东地区为数不多的唢呐生产厂家。祖传的技艺,老父亲自然不想失传,但愿意学习唢呐制作的年轻人并不多,林炳豪于是便打起了他儿女的“主意”,2002年的时候,林铭超的姐姐林佩玲便在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开始学习这门技艺,减轻父母的身上的担子。2006年林铭超大学毕业后,在广州的一家科技公司上班,因为他大学时就读电子计算机编程专业。不过,父母此后便没少在他耳边嘀咕着,希望他能回到家族的工厂里帮忙。

“我从小就跟着父母到工厂里玩,我知道制作唢呐的环境并不好,长年的耳濡目染,让我并不怎么喜欢这门家族手艺。”林铭超坦言,他当时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从一名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空调房里上班的白领,来到闷热并且充满着粉尘的环境中制作唢呐。他之前也明确地拒绝过几次父亲的请求,但是那一天,他看到了已经双鬓斑白的父亲,还有满脸病容的老母亲,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与生俱来的责任,最终还是软下心来。“我想着家族的事业还是要有人继承的,我先回来试一试,如果实在适应不了,我就趁着年轻再出来找工作呗。”就这样,25岁的林铭超便回到了南海平洲的工场内,成了一名学徒。

七年的学徒生涯

刚开始,林铭超从最基础的工序——磨刀做起。在父亲一番示范后,林铭超信心满满地开始磨刀,没想到没一会工夫,他的手指便被锋利的刀刃划破了几道口子,而刀刃还是厚一块薄一块,一点都不平整,根本不能用于唢呐制作。在学磨刀的同时,林铭超还学打磨唢呐外皮。这个工序看似简单,但要求手艺人手抵着砂纸,对放置在轴承上高速旋转的唢呐外皮进行打磨。“受摩擦生热影响,砂纸的温度会急剧升高,手指很疼。”林铭超说,才打磨了一天,手指就起泡了。

  在一年多之后,林炳豪看到儿子始终没有放弃,才开始传授他广式唢呐的核心制作工序——制作内膛。内膛是一支唢呐音准和音色的关键,在20世纪70年代,看到祖辈的纯粹用手工刀具开膛传统方法不但耗时长,而且还难以保证一批唢呐有统一的音色音准,林炳豪于是自己研发出一套完整的开膛刀。开膛刀一共有3种,一种是刀头带有3个尖的,可快速挖空实心木条使其变成管壁较厚的锥形管,即对木条进行初加工;一种是刀身像一把双刃剑的,可将管壁较厚的锥形管打薄至2到3毫米,即对木条进行深加工;一种是细棍形,可夹上砂纸打磨管壁使之变得光滑圆润。虽然开膛刀能够提高制作唢呐的效率与质量,但学起来需要更加用心用时。

制作内膛用的是其中的“内膛刀”。林铭超表示,内膛刀进入内膛的时候,一定要用巧劲,一旦用力不对,内膛就会非常容易破裂。“做坏了几百根木料。”林铭超说,制作内膛就是用心去感受唢呐的过程,这甚至可以说是工匠赋予唢呐生命的过程。此后,一直在第七个年头,林铭超才终于“出师”,制作出自己第一支唢呐,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申请非遗“一路绿灯”

“那时特别有成就感,那种喜悦至今都无法忘记。”一说到自己亲手制作的第一支唢呐,林铭超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后来自己技艺越来越熟练,有唢呐老师拿到了我做的唢呐后,还称赞这是他用过的最好的唢呐,这一瞬间,我终于确定我没有入错行。”为了让自己的唢呐制作更加专业,他甚至还去星海音乐学院报名学习唢呐演奏。“只有我自己真正懂得了如何吹奏,才能更好地保证唢呐的音质。”这时的林铭超,已经完全热爱和沉迷于广式唢呐制作技艺中了。

林铭超发现,他们家族的工厂一直以代工为主。为了更好地发扬家族产业,从2015年开始,他注册了林氏唢呐,正式从代加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品牌。此后他便不断参加上海、广州、北京等大型乐器展,让自己品牌的知名度更大。“毕竟订单量才是我们发展下去的最大动力,我也希望这门手艺在我手上继续传承下去。”

在参与了越来越多的展会后,他又发现了人们对唢呐有两个误区,一是认为唢呐都是北方生产的,与南方无关;二是唢呐都会是用于白事的,并不“吉利”。“其实唢呐就是一门中国传统乐器,除了白事外喜事也会用到,在粤剧等民间表演时也会有唢呐的身影。”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广式唢呐制作,林铭超和妻子在2018年的时候决定申请非遗。

“桂城街道以及当地文化站工作人员得知该情况后,提议我们寻找族谱、旧照片、收集旧工具的同时,还帮助我们拍照了大量的视频和照片。”在当地的大力推动下,2019年他们成功申请了区级非遗后,很快又“一路绿灯”,升级成市级非遗项目。“申请非遗成功后,最明显的感觉是以前无人问津,现在吸引到社会各界的关注。”林铭超说,现在他们到广州参展,很多人都会知道他们是南海桂城的企业,知名度得到了很大提升。

在成功申请非遗后,他们又通过政府的“搭台唱戏”,得到了许多展现的平台。他和作为“非遗传承人”的父亲林炳豪会在各种场合上宣传广式唢呐制作,当地政府则会请专门的唢呐演奏家来表演,让大家更加了解唢呐。“很庆幸我当年的选择,因为我知道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一段段如数家珍的记忆,都需要我们年青一代去传承与创新。”林铭超说。

相关资讯

  • “金隅杯”手工木工大赛发布暨第五届龙顺成鲁班工匠节活动顺利举办!

    2022年7月13日,“金隅杯”手工木工大赛发布暨第五届龙顺成鲁班工匠节在金隅龙顺成文化创意产业园顺利举办。在北京市总工会、金隅集团工会、各相关行业协会及广大新闻媒体的共同见证下,龙顺成举办了“金隅杯”手工木工大赛赛制发布、祭拜鲁班先师、大国工匠刘更生工匠精…

    2022-7-14 15:37:53
  • 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匠学文化专委会执行会长张金山一行到中国民贸非遗中心考察交流

    2022年3月30日下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匠学文化专委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张金山;学术委员会专家委员、玉雕非遗传承人张玉成大师等领导和嘉宾一行到中国民贸非遗中心考察交流。中国民贸非遗中心参观考察副主任张国强陪同参观。展览厅,琳琅满目的非遗器物,不同门类,不同地…

    2022-4-1 17:36:34
  • 玉雕大师、非遗传承人张玉成再现辽代契丹文化“春水玉”传奇

    家在北京通州的张玉成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不,好一阵没见面,一见面就跟笔者谈起了他的新系列——“春水玉”雕摆件。(张玉成和他制作的玉象合影)张玉成是通州区的琢玉传人,非遗传承人,长笔者一轮,算起来认识他已经14个年头了。他在通州区台湖镇有个玉成轩工艺品厂,十…

    2022-3-18 15:03:21
  • 全国人大代表成新湘:以“绣花精神”彰显履职担当

    穿针引线,造就动人作品;奔走呼吁,心系非遗传承。让我们走近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刺绣生产部主任成新湘,看她如何——以“绣花精神”彰显履职担当成新湘代表。3月5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的这个特殊日子里,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刺绣生产…

    2022-3-6 15:08:28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